劳动纠纷

武汉律师热线双方约定不缴纳社保的责任认定

   【根本案情】
 
  王某与广州市某清洁效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洁效劳公司)签署了劳动合同,同时王某向清洁效劳公司签署《声明》,确认自己在家乡曾经购置了社保(包括医疗保险、失业、养老、工伤险)保险,现激烈请求公司放弃为自己购置一切社保,一切结果自己自傲。劳动合同期间王某因病住院共产生医疗费48716.66元,劳动争议仲裁期间,广州市医疗保险效劳管理局停止医疗费用报销规范审核,核定属于医保统筹应支付局部的合计金额为33063.04元。王某2015年度累计取得新型乡村协作医疗住院外诊补偿为16950.4元,遂请求清洁效劳公司补偿其他未报销的款项。双方因而诉讼至法院。
 
  【裁判结果】
 
  一审讯决:清洁效劳公司无需向王某支付医疗费32971.34元。王某不服上诉。二审讯决:一、撤销原判;二、清洁效劳公司一次性向王某支付赔偿款8056.32元。
 
  【律师说法】
 
  我国《社会保险法》第二条规则,"国度树立根本养老保险、根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等社会保险制度,保证公民在年老、疾病、工伤、失业、生育等状况下依法从国度和社会取得物质协助的权益。"医疗保险制度是触及个人生存安康质量保证的一项重要制度。正确调处劳动者因与单位协议商定
 
  不参与医保形成损失的纠葛,引导用人单位和职工正确行使法定权益,实行参与根本医疗保险的法定义务,对保证劳动者的合法劳动权益有重要理想意义。《社会保险法》第二十三条规则,"职工应当参与职工根本医疗保险,由用人单位和职工依照国度规则共同交纳根本医疗保险费。据此,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不实行参与根本医疗保险的法定义务都需承当相应的法律义务,双方商定无需交纳社保并不产生免除承当不实行法定义务形成损失的法律义务的不利结果。本案中双方商定免除的社会保险费,按法律规则应由职工个人支付和用人单位担负两局部组成,清洁效劳公司与王某均未依法实行参与职工根本医疗保险并支付保险费的法定义务,均有过错。因而,王某与清洁效劳公司应对此形成的损失各自承当50%的义务。王某在新农合已报销的医疗费中曾经取得局部补偿,该局部损失不应再反复赔偿,故予以扣除。
 
  本案关于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均有积极的自创意义,无论是用人单位还是劳动者,都应该盲目实行交纳社会保险费用的义务,否则都将面临承当保险待遇损失的风险。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

手机:

电话:

邮箱:

地址: